永远喜欢安迷修的瑾夏💝

【安雷】初恋怎么啦纯情不行吗

『安雷 学pa』
『早恋 预警』
『是自己的故事用了喜欢的cp』

       “我说安迷修啊……”
 
       黑发的少年靠着座椅背,双腿交叠着搭在课桌上,无所事事的晃着。纤细修长的手指不耐烦的扯着头巾,好看的紫色眼睛此时早没了平日的懒散,认真的看着他抱着《大秦帝国》读得津津有味的前桌,缓缓开口:

         “……我是你初恋吧?”

         “呃……”

        安迷修显然没料到自己的男友会突然问出这么个让人难以启齿的问题,薄薄的书页差一点被安迷修猛然的一怔给扯破。绿色的眼睛小心翼翼的抬起来,却撞上一双摄人的紫色眼睛,吓得安迷修又把心虚的目光投到了厚厚的历史书上……
 
         “ 秦始皇快救救我!!救救孩子!!”
   
        安迷修在心里疯狂咆哮。

        “安迷修,”雷狮不耐烦了,“我问你话呢。”

        “雷狮……我其实……”安迷修正吞吞吐吐的打算胡编乱造一番,突然看见自家男友的手正狠狠握着自己书包上宝贝的彩∅小马挂件,已经隐隐有碎裂之势了……

        那可是限量版的挂件啊!!!住手啊恶党!!!

        可安迷修还没惨叫出口,雷狮就露出了和善的微笑,晃了晃手上的挂件,威胁之意早就化为黑色的实质在背后扩散开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安迷修悲壮的想。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拉了拉衬衣领,
垂下绿色的眼睛,带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表情,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长舒了出来,猛地抬起头对上黑着脸的雷狮大吼一声:

          “……是又怎么样!!”
    
          “……你怎么还理直气壮的呢哈哈哈哈”

         雷狮忍不住笑出声。
         安迷修涨红了脸。

         果然是个满脑子只知道历史的老干部,雷狮边笑边想,真是太纯情了。
   
         安迷修看到雷狮满脸戏谑的笑容,就知道这个坏心眼的不良少年又在嘲笑他了。长叹一口气,无奈的视线只是轻轻一转就又回到了书本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安迷修从小就是一个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烂熟于心的三好学生。初中时,当同龄人在考虑“今天和谁在一起好呢?”的时候,他通常都在在书海中愉快的自由泳,考虑着怎样考上凹凸高中的重点班。回过头来考上高中,身边就只有自己一人是单身狗了。

         一次,深深热爱历史的老干部在书中接触到了骑士道,顿时觉得茅塞顿开神清气爽,觉得自己就是应该做一个像骑士一样爱护女性,恪守原则的有志青年。

         可惜这位有志青年恪守骑士道十几年,爱护过的女性千千万万,却依旧没有一段这个年纪该有的青涩恋爱。

         看到周围人成双成对,年轻的骑士不是没有过心动。
         但恪守骑士道过了头的安迷修,在女孩子心里已然变成了一个中央空调,还是常温的。

         于是乎安迷修就只好看着周围的人(小姐们)和别人成双成对,自己一个人继续当个孤独的骑士。
     

         想到了不好的事,安迷修已经看不下去手上的书了,正想合上书时,身旁突然伸出一只罪恶的手,一把将《大秦帝国》抢了过去。

        “雷狮!”安迷修立刻从回忆里清醒,转头狠狠瞪着那双带笑的紫色眼睛。

        “别装了安迷修,”雷狮笑,“你根本就没在看书。”

        “想到了一些事情……”

        “是在想你的前女友吗?哎不对你没有前女友啊而且你还是弯的哈哈哈哈……”

         真是太恶劣了,安迷修盯着面前笑的前仰后合的少年,心里有些愤懑,但又没办法反驳他的话。

         这个恶劣又可恶的家伙,是怎么变成我的初恋的啊!?
      
         正直的骑士觉得,如果不是这个无法无天的不良少年在一天下午拉着他的领带,用那双像是能把人的灵魂吸进去的深邃眼睛盯着他,对他说“我喜欢你,在一起吧傻逼安迷修”
  
          他是绝对无法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称不上是个钢铁直男了。
       
          就是在被雷狮的眼睛摄住的时候,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剧烈的跳动,胸口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剧烈情感正要汹涌而出。但自己的大脑早已经一片空白,四肢僵硬得做不出任何反应,指尖发凉。虽然自己清楚的知道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是自己所期待的,但仍然对自己的软弱无能为力。

          这就是喜欢吗?
      
          这种感觉是和那些小姐们聊天时从来没有过的,只是为了自己所恪守的原则而去和她们相处,果然不是真正的喜欢吗?

          那么现在呢?这种迥然不同的无力感,就是喜欢吗?

          安迷修把头扭到一边,但又被一双手强硬的扳了回来。这时安迷修第一次看到雷狮露出了害羞的表情,眼神也不是刚刚那种摄人心魂感觉了,眼睛好像带着水光一样,在阳光下折射出美丽的紫。而少年的已经从脸红到了耳朵尖,有些婴儿肥的脸颊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我x!安迷修!你干什么?!”

         然后正直的骑士就真的在不良少年红扑扑的脸颊上咬了一口。

         雷狮气急败坏的拽着安迷修的领带,狠狠的把所以他已知范围内的所有脏话一股脑的冲安迷修嚷了出来,但安迷修看着雷狮满脸通红生气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冲动,一个他之前十几年都没有的冲动——

         他在雷狮薄薄的唇上印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所有不堪入耳的骂声戛然而止,雷狮满脸惊愕的张着嘴,耳朵尖变得更红了。

        “我明白了,雷狮。”
     
        安迷修笑了,眼里温柔的绿色眯成了月牙。

        “我也很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想想当时的雷狮多可爱啊……果然现在的恶劣才是本性。”安迷修无奈的想。

        看着面前的恶党无所事事的翻着他根本不感兴趣的书,安迷修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
     
         “雷狮,那我是你的初恋吗?”

         “刺啦——”

         “……”

         “那个安迷修你的书坏了。”

         “我知道,你打算怎么赔?”

     

——————————————————————————
   
当然是肉偿啦(x)   
一直很想写学pa的,安哥被表白时的感受其实是也我被表白时的感受。
很开心呀,希望双十一大家都能脱单⑧
安雷  is  rio
    
    

 

#安雷#最害怕的事情

  今天是和雷狮分手的第二十六天,安迷修这样想。
  但天气和人们都没有感到悲伤。今天依旧是阳光明媚的一天,街道旁梧桐树的树叶缝隙中投下好看的光斑。人们依旧匆匆忙忙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好像就只有安迷修一个人百无聊赖的走着,望着身旁时不时经过的情侣发呆。
  “叮咚——”手机提示音响起,安迷修顿时变了脸色,迅速从衣兜里掏出手机,绿色的眼睛里满是期待。但在打开手机的那一刻,安迷修的心就不可抑制的沉了下来——“只是广告而已。”安迷修的声音细若游丝,神态又回到了一开始无所事事的样子。
  退出刚刚收到的广告,映入绿色的眼睛里的是一副幸福的画面——一个头戴星星头巾的黑发少年,正躺在棕发少年的大腿上,安静的睡着,紧闭的眼睑藏住了少年眼中沉淀的深紫,眉眼之间是掩藏不住的霸气。而搂着他的棕发少年,微微侧身挡住刺眼的阳光,对着镜头摆出剪刀手,有些傻气的笑着,绿色的双眼微微眯起,阳光在里面闪出幸福的光。这是安迷修最喜欢的一张合照,他看着看着,嘴角不经意的勾起。但只不过是一瞬间,安迷修的心就开始隐隐作痛,好像是为了告诉他与这照片截然不同的事实——
  他和雷狮,已经分手了。
  而分手是雷狮提出来的。
   “安迷修,我要离开凹凸市了。”雷狮说道,好像在说今天吃什么一样轻松。
  安迷修一征,拿牛排的手停在半空中。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开口,望着在沙发上端坐的人,声音略带沙哑:“你要去哪?”雷狮好像听不出有什么不对,依旧没有感情的说道:“美国,常住,不会再回来了。”安迷修沉默,他觉得自己的力气在一点点的被抽光,心口刺刺的疼,他只好扶着厨房的桌子,“雷狮……”
  “分手吧,安迷修。”雷狮率先开了口,紫色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波动。
  好疼啊,安迷修这样想。
  不争气的沉默了一会,安迷修才硬撑着挺直腰板站了起来,用对雷狮表白时一样温柔的嗓音,明媚的笑容,轻轻的说道:
  “好。”
  与当时不同的是,现在的笑容没有温度,绿色的眼睛宛若一潭死水。
  他看不清雷狮的样子了,是因为雷狮把头埋在头发的阴影里了,还是因为心口真的好疼?
  安迷修不知道,他只知道雷狮得到确定的回答之后就毫不留恋的走了,而他在关门的巨响中失去了他的一切。
  之后的二十天,安迷修依旧每天在微信上给雷狮道早安晚安,依旧提醒他胃不好不要多喝酒,依旧告诉雷狮他每天经历的一切。
  可是雷狮一天都没有回复过。
  但安迷修还是会重复做着这些事情,哪怕这只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他知道雷狮没有换电话号码,他相信雷狮有自己的原因。
  安迷修想让雷狮回来,因为他还爱着雷狮。
  他只是没有办法拒绝雷狮,因为安迷修知道没有办法束缚住雷狮,他答应过给雷狮无限的自由,并帮他解决阻碍他自由的东西。
  包括他自己。
  可是他想弄清楚是为什么,是他哪里做的不过好吗?还是雷狮厌烦了自己?
  但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回答,而安迷修依旧怀抱着希望,然后渐渐绝望,甚至之后的六天都没有再与任何人联系,关机吃饭睡觉隔绝一切。
  安迷修深深的吸一口气,再缓缓的吐出来,感到有些舒服的时候,便把手机关上。“今天必须去上班了,”安迷修小声嘀咕,“翘班那么多天,不知道怎么和老板解释……”没过多久,安迷修便在一家咖啡厅前停下,望着“凹凸咖啡厅”的名字,纠结着要不要进去。
  “还是不去了吧……”安迷修在纠结了两分钟后心虚的得出结论,然后转身准备回家。突然,安迷修猛然停住动作,望着前面穿着深蓝色卫衣的黑发少年的背影,张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即使没有了醒目的星星头巾,安迷修也能一眼认出他。
  他可能怎么认不出来呢?那个他最爱的少年的背影,雷狮的背影。
  黑发少年似乎是累了,慢慢走到街边,靠着梧桐树,露出好看的侧脸,眼中是沉淀的深紫色,他看着手机屏幕,戴着耳机,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格外引人注目。
  安迷修终于是迈动了腿,用龟速在移动,像是靠近自己易碎的梦一样,慢慢靠近自己所爱的人。这不过几米的距离,安迷修仿佛走了几年。终是走到了黑发少年的面前,望着他看着手机的侧脸,安迷修轻轻开口:“雷狮。”
  雷狮听到声音后眨了眨眼睛,然后猛地一抬头,撞上一片温柔的绿色。“……安迷修,”雷狮迅速转过头,把视线转移到手机屏幕上,“你还想着回来上班啊!我还以为你这笨蛋骑士已经彻底堕落了!”安迷修抑制住内心的狂喜,左手轻柔的抚上雷狮因为害羞而发红的耳朵,开口道:“在下不会堕落到连工作都不要的。”“你就瞎吹吧!”雷狮有些恼怒的将安迷修的手打开,“你都六天没来上班了还他妈跟我说你不会不要工作!”安迷修一征:“你怎么知道我六天没来上班?!”“我……我……”雷狮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把头彻底扭过去不看安迷修,“大爷我想知道就知道用不着你管!”安迷修听了,忍不住笑出声,一边答应着“好好好你大爷你大爷”,一边把落在雷狮头上的树叶拿下来。
  “我说,安迷修,你真的这么离不开我吗?”雷狮看着安迷修对着自己傻笑的样子,开口道。见安迷修依旧在笑,只是慢慢垂下头,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树叶,眼底闪过一私落寞:“你说呢,恶党。”雷狮沉默,把手机收到卫衣的口袋里,头微微一偏。
  又看不清他的表情了,安迷修无奈的想,只是这一次,心口传来的痛楚并没有那么强烈,反倒……有些开心。安迷修静静的等着,只见树叶缝隙间投下的光斑打在雷狮白的发光的脸颊上,让他忍不住抚了上去。似是感受到安迷修手心的温度,雷狮慢慢张开嘴,说道:“我其实早就定好了去美国的机票,但是……”雷狮停了一下,转过头来直视安迷修的眼睛:“我不能让你和我一起去冒着个险,你的梦想不过是开家花店安安稳稳过日子。所以,你和自由我不能一起选的话,我要怎么办?”
  安迷修抚上雷狮脸颊的手,不可抑制的微微颤抖,然后慢慢的收了回来,眼睛默默注视着雷狮深紫色的眼眸。“我选了自由,你知道的,我在我爸的束缚下活的太久了,我不可能放弃自由。我需要去美国创造属于自己的一片‘海’,然后在那里做永远自由的‘海盗’。”雷狮笑了笑,继续说道,“但是,安迷修你他妈就是个丢不掉的包袱。”
  “蛤??”
  “我根本没办法丢下你。”不理会安迷修的惊讶,雷狮小声的说道,“你每天还是和平时一样唠叨烦人,只不过从现实转到了微信,还每天像小学生一样给我汇报一天的工作经历,跟个傻子似的。”
  “但我就是没办法不理你,明明拉黑你换个手机号就能解决的事情,我就是做不到。本来想着让你自己絮絮叨叨的说给自己算了,可你又突然什么都不说了,不发微信不发QQ不打电话,连班都不上了!”雷狮气呼呼道,“害的大爷我天天来你上班的破咖啡厅等着,还被那个凯莉扣着当了三天服务生!说什么你不来你媳妇来也是一样!!所以说你这个……”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雷狮。”安迷修一边说着,一边紧紧抱住怀里的人,“既然你没办法丢下在下这个难缠的包袱,那就带着包袱去找到你的自由吧。”
  “你说什么……”“我说,”安迷修一字一句的,坚定地说道:“我要和你一起去美国。”雷狮把头埋在安迷修宽厚的肩膀上,闻着他好闻的体香,含糊不清的说道:“……你真的……想好了吗?”“想好了,”安迷修毫不犹豫的说道,然后宽慰似的摸着雷狮的背,“在下绝对不会后悔!”
  “你不害怕吗笨蛋骑士?你可是跟着我上了贼船啊!”雷狮努力不让自己的笑出声,佯装正经的问道。
  “害怕?”安迷修无奈一笑,“雷狮,你知道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吗?”
  “没有面包吃。”雷狮笃定的说。
  “……不是。”
  “没有妹子喜欢你。”雷狮继续笃定的说。
  “…………不是!”
  “安迷修你怎么这么墨迹!到底是什么?!”
  安迷修突然抓着雷狮的两肩,让雷狮直视自己的眼睛,慢慢的说道:
  “我最害怕的是你突然离开我,自己去承受所有的一切,然后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毫无用处的心疼你。”
  “所以不要这样了好吗?只要你还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会害怕的。”
  雷狮怔住,在安迷修发表完誓言后哈哈笑道:“安迷修你从哪学来的骚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老古板啊哈哈哈哈——”
  安迷修看着雷狮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轻轻拍着雷狮的背帮他顺气。
  “哎呦安迷修你可真逗,”雷狮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说道,“不过我还是可以答应你的。”
  “答应我什么?”安迷修眨了眨眼,傻了吧唧的回道。
  雷狮这次没有嘲笑安迷修得了老年痴呆,只是绽放出好看的笑容,重新抱住安迷修,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大声说:
  “我雷狮以后永远不会再离开这个傻气的笨蛋骑士了!”
  “我会永远和他在一起!”
  周围的路人纷纷向这里投来各种各样复杂的目光,安迷修无奈的笑了笑,回抱住雷狮,同样大声喊:
  “傻气的笨蛋骑士知道了!”
  “他也会永远和海盗恶党在一起!”

——END——
  开头忘记写设定,我真是傻气。(?)
  大概是咖啡厅服务生安×富家子弟雷,如果有时间会继续写下去,毕竟学业繁重……
  我可能还需要看看雷总的人设,总觉得写的过于傲娇(ooc)。
  算是私设吧,虽然是老梗,不过我就喜欢看雷总傲娇(什么毛病)。